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诛天凌九重 第五章 有这么坏的小孩么?

发布时间:2019-10-13 00:03:04

诛天凌九重 第五章 有这么坏的小孩么?

过了石桥,就是梦舞帝国境内,此刻任图影驻足在桥头,看着前方官道上密密麻麻的马蹄印蔓延向看不到尽头的远方,突然回过头,桀骜的眸子中流露出一丝温柔,喃喃的道:“妖妖,这一世,我再也不会离开你。”

反手将剑斜背在背上,毅然回头,大步而去。

他的脸上,充满了期待,以及朝阳一般的高傲!仿佛这一刻是在向天地间宣告:无法无天的影尊,又回来了!

他知道,今世的轨迹已经和前世截然不同,接下来面临的一切都是未知,却也正因如此,才让他满怀期待,这一世的江湖,会有怎样的精彩在等着我?

不由大声唱了起来:“独行万重高山,回首漠看世间;伊人梦舞翩翩,九霄电涌云翻,仗剑江湖,杀敌千里血翩跹!”

“男儿心中有江湖,志高何以谈鸿鹄?任凭倥偬又何妨,生死之间谁最狂?我当疏狂写峥嵘,踏破云霄九万重!”

“……”

“梦舞帝国,你任大爷来了!”

“哈哈哈哈……”

好似没有尽头的官道上,豪迈的歌声与笑声悠扬响起,回荡在山间,久经不息……

午时,已是午时。

任图影此刻已经到了一个人烟荒芜的地方,前方,目光所及,崇山峻岭,绵延千里。在他前世的记忆中平顶原离梦舞京城的距离至少也有一千多里,而且还是算的直线距离。

可惜他现在并不能破空飞行,只能翻山越岭,一步一步的走。

顶着火辣辣的太阳,他索性脱了衣服光着膀子,心想反正这里也没人,本尊耍耍流氓又咋了?

看着山间蜿蜒的小路以及前方一重叠一重的高山,任图影眉宇间不禁泛起一股操蛋之气,于是就找了一颗大树坐在底下乘凉,同时心中也寻思着要不要在附近找个山洞什么的修炼一晚,顺便再找点吃的,赶明儿了再赶路。

“嘿,老大,那里好像有人?”正在思忖间,任图影忽然听到后方有一道声音响起。

当下任图影就站起身来,转了个身,看见前方正有一群同样光着膀子的大汉徐徐走来,每人手里还拿着一块西瓜在啃,也不知道是哪里去搞来的,当真是惹人唾涎欲滴。

这时一道不耐烦的声音响起:“老子早就看到了,一个小屁孩儿而已,身上能有啥?”

“这可不一定啊老大,现在这战乱年代,有多少是多少,绝逼不能浪费啊!而且就算他什么都没有那抓回山寨打扫茅厕也行吧?你等着,待小的去瞧瞧。”

“你去你去,别打扰大爷吃西瓜的兴致。”为首的老大十分不耐的挥了挥手。

然而就在这时,任图影的声音却率先响了起来:“几位爷,你们的西瓜是哪来的?拿出来孝敬小爷可好?”以他的目光,自然能一眼看出来这群山贼没什么修为,顶多不过是身体强壮会点三脚猫的功夫而已,其中有一个厉害点的也仅仅才八阶修为,连无人境都不到。

走向任图影的那个山贼闻言一愣,当即停下了脚步,心头不胜诧异,恶狠狠的看着他:“他姥姥的,小子,难道你不怕我们

?”

任图影耸了耸肩:“我为啥要怕你们?你们一个个都长得这么帅,又不吓人。”心下不由觉得好笑,想我纵横六极天穹的影尊会怕一群山贼?这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

对于这种小货色,前世的任图影那是连杀都没兴趣杀,话音落下的瞬间就一步掠了出去,骤然一个急停起跳,一膝盖将挡在前面的山贼放翻在地,事后拍了拍手,施施然的向前走去。

“我说这位大王,小爷我出门在外,委实是囊中拮据啊,那个那个……”他有些“不好意思”的搓着手:“你看你们是不是要……那啥一点?好人一生平安啊。”

为首的山贼头子口里还叼着一块西瓜,此刻看着任图影心里也是醉了,敢情这小子才是抢劫的!看这标准的动作和语言多么有专业水平啊,一看就知道是个老手。

不过随即他目光就冷了下来:“小屁孩儿,我看你是在找死!或者就是你脑袋出了问题!”言讫猛地从腰间抽出一把骨柄弯刀。

“哟!这刀还不错。”任图影手如闪电,那山贼头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刀就莫名其妙的到了任图影手中。

任图影在手中掂量着骨柄弯刀,满脸的遗憾:“可惜啊,可惜小爷我不使刀,我看大王您还是……咳咳。”说着他又“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咱都是实在人,大王您还是拿点实在的东西出来吧,比如说银子什么之类的,当然,金子也行,你看看我,我又不是那种讲究的人,你随便给点意思意思就行了。”

一群五大三粗的山贼,面对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此刻竟被搞的蛋疼起来,也不知道是咋回事儿,这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少年眉宇间的气质却给人一种不可轻举妄动的压迫感。

要是换做平时,这么一个小孩儿一巴掌就扇飞了。

愣了少许,一群山贼才反应过来,当下就有人大骂道:“哪里冒出来的小畜生?爷爷今天不宰了你下酒!”

……

时过须臾,任图影背上已经挂满了大包二包的包裹,断神朱天灭直接被他当成了扁担。

他啃了一口手里的西瓜,忍不住飘飘欲仙的呻吟了起来。

这大热天的吃西瓜简直是享受啊。

“呜呜呜,小爷,您饶了小的们吧,呜呜呜……咱回去还要交差的啊。”后面,口鼻来血的山贼头子哭着脸哀求道。

“闹什么闹?一群穷鬼,出门身上居然只带这么点钱!”任图影喝了一声,随即又和蔼可亲的笑道:“亏得这次你们是运气好遇到了小爷我,要是遇到那些坏人还不得玩完?丢财免灾,我看你们还是回去吧,别跟着我了,须知我这也是为你们好啊。”说着打量了一眼前方鼻青脸肿的众山贼,大笑几声,头也不回的走下山间小路。

后面,山贼头子咬着嘴唇抽搐,泪流满面的看着任图影的背影,心想这位小爷的脸皮也忒厚了,抢了人家不说居然还装好人,而且更可恶的是既然还把弟兄们的衣服全部扒光了丢下山去让大伙光着身子,而这也就罢了,居然连裤衩都不给留一条!

这大老远的,回山寨还要经过几个村子啊,要是让那些村民看到咱们集体裸/奔今后还有脸混下去么?

“他么的,呜呜……这世上就属你最坏了!咱们最多也是抢劫点钱财,而你这简直是在作孽啊!太没职业道德了!”众山贼心头狂郁闷。

“我明天就上京去告你!呜呜呜……这世道,连小孩子都这么叼。”

任图影听到后面大老远传来的声音不由撇嘴,洪声笑道:“大王我看您这是憋傻了吧,还去京城告我?您还是快点回去洗洗睡吧,不用送了,你们光着身子着凉了我可担待不起。”

之后任图影仔细盘算了一下,那些山贼慷慨“施舍”的银两足够普通人一个月的开销,至于其它的任图影也懒得要,索性就丢了,却是带在身上很麻烦。

站在山间极目远眺,他看到山下有一小镇,镇外有一条大路直通京城方向,不过却是有些漫长。

待任图影下山的时候已经到了傍晚,本想在镇上找个杂货店买一张梦舞帝国的地图,但这个时候杂货店都打烊了,无奈之下,他只好买了几个烧饼坐在路边上啃,同时寻思着接下来的路。

他心中一直在好奇,为何自己前世今生都没有一点关于十三岁之前的记忆,两世的记忆都是从画意森林遇到梦舞妖娆开始。

这其中,到底有什么原因?

看着路边上来来往往的行人,以及那些一家三口幸福的画面,他不禁幻想起来:“我十三岁之前是不是也有一个幸福的家?”

“好男儿志在四方,天涯何处都是家。喂,这个给你。”这时,一道声音在任图影前方响起,顿时打破了他的幻想。

“啥?”任图影抬起头,只看到一个年龄和自己差不多的男孩,手中正拿着几块铜板递向自己。

“嘿嘿,还害羞呢,拿着吧,去买点好吃的。”男孩清秀的脸浮现在任图影眼前,一头短发看上去很精神,体型也比同龄要壮硕几分,也不知道是吃什么长大的。

将铜板塞到任图影手中后,男孩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你好,我叫庄十三,这里的小孩儿都叫我一声十三哥。”接着又问道:“看你的样子应该是从外面来的吧?”

任图影木讷的点了点头,目光有些怪异的看着庄十三,敢情这位十三哥是把咱当成了叫花子来着……不过,这人心性倒也不坏。

庄十三抖了抖眼皮,满脸自豪的说道:“这里是母鸭山,我爹是这里的大财主,你随便去找个人问问就知道我是谁了!嘿嘿,厉害吧?”

“厉害,厉害!”任图影下意识的点了点头,既然还鬼使神差的竖起了大拇指,听这哥们儿的口气,还真挺装逼的。

“这逼装的……确实无解啊。”任图影心头唏嘘。

庄十三拍了拍任图影的肩膀:“时候不早了,我得回去了,今后肚子饿了记得来庄家庄找我,这里的穷人都是我罩着的。”说着站起身来,任图影话都还没来得及说一句他就扬长而去。

街道那一头,只传来他豪气的声音:“记住了,我叫庄十三!十三哥!”

……(未完待续。)

上海锦医堂中医门诊部在那里
廊坊东大中西医结合医院吴家友
上海锦医堂中医门诊部在那条路
廊坊东大中西医结合医院李志平
上海锦医堂中医门诊部在那个位置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